从电影看哲学系列:大话西游说命途

浏览量:378 时间:2020-06-17阅读:364点赞:765

作者︰白水

如果可以的话,我会建议你看一次《西游记》(编按:台译《齐天大圣西游记》)的上下集(《西游记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宝盒》及《西游记大结局之仙履奇缘》,刘镇伟编导)。如果不嫌麻烦的话,我会请你再多看几次。看第一次,你也许会把它当成喜剧,但多看几次,你就会觉得它其实是一套悲剧。如果再多看几次,你可能就知道它不只是一套喜剧,也不只是一套悲剧。

如果你容许我用主题曲一句歌词来概括这上下集的电影,我会说︰「苦海翻起爱恨,在世间难逃命运。」如果可以再多选一句的话,我会跟你说︰「或我应该相信,是缘份。」

苦海翻起爱恨,在世间难逃命运

悟空/至尊宝(周星驰饰)在故事里最大的敌人不是的唐僧、不是牛魔王,更不是观音和佛祖。这个敌人从来没有出现过,可是又贯穿整套电影,它就是在世间难逃的命运。「喂,你有没有看到那个人?那个人的样子很怪,他好像条狗啊。」这句对白是在说悟空。悟空虽然法力无边,随手就可以拿起能够顶天立地的金刚棒,可是在命运面前,他却跟一条狗没有分别,被它牵着走。

从电影看哲学系列:大话西游说命途

至尊宝阴差阳错爱上了白晶晶(莫文蔚饰),可是晶晶却因一场误会自杀而死。他以为有了能穿越时光的月光宝盒就可以救回爱人,换来的却只是多番的错过,一次又一次看着晶晶在他面前惨死。每次都只是差一点点,就是那一点点。

他爱的是晶晶,可是遇到的却是紫霞仙子(朱茵饰);到他可以娶晶晶的时侯,他又发现自己原来自己已经爱上了紫霞。你爱,就给你;你不爱,我当然不给你。但难道要喜欢什幺人,悟空又有选择吗?大圣说︰「你说我爱她(紫霞)?你给我一个理由。」菩提大哥(刘镇伟饰)却反问他:「爱人需要理由吗?」就连爱人也是莫名奇妙的。拔得出紫青宝剑就注定要爱上紫霞。晶晶说︰「经过这五百年你回来要找的不是我,而是另一个女人……你和我都应该相信这就是天意,亦都是传说中的缘份。」

从电影看哲学系列:大话西游说命途

后来牛魔王抢走了紫霞,至尊宝要救紫霞就要戴上金刚箍,变回万夫莫敌的孙悟空,但带上金刚箍之后他就不能再爱紫霞。最终他选择了带上金刚箍,一心一意要立地成佛,与世间的情情爱爱作个了断。可是到紫霞临终,他又再动了情,想捉紧紫霞的遗体,但金刚箍一察觉到大圣爷用情就会收紧,就在痛得头昏脑胀之际,任凭大圣爷本领再大,也只得放手,眼白白看着紫霞被狂风吹走。没错紫霞的如意郎君是个英雄,只不过她猜得到开头,却猜不到结局。

从电影看哲学系列:大话西游说命途

我很喜欢电影中出现了两次的「爱你一万年」宣言,第一次是一场玩笑,第二次却是至真至诚的后悔莫及──「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」。要留就留下一段情,大圣爷也许也很想留下一段情,只是他没有选择,他可以做一会儿夕阳武士,却不能永远做夕阳武士。夕阳武士笑他像头狗,难道不是吗?他不是自己的主人,他不过是身不由己。对于大圣来说,或许人生不过是许多的错过和许多的遗憾。

或许看倌会以为,这只是大圣的故事。不,在命运面前,我们人人都是条狗。命运这个课题老早就被古圣先贤所注视。希腊先哲在悲剧说命运。中国先贤也大谈义与命的分际。其实中西文化皆对命运这严肃的课题有兴趣,但他们没有把命运当成是一个与现实人生抽空的理论问题,要从思辩上论证到底人生是命定还是自由。他们往往是从人生的实存感受上说命。

若说命运是指命中注定,先贤说的是指人切身体会到的无能为力之感。而这份无能为力之感,就是来自人生中我们不能控制的部分。人生中有我们可以努力的地方,但亦有我们不能努力的地方。至尊宝穿越时光无法令晶晶起死回生,悟空也救不了要飘走的紫霞,他们都努力过,只是努力去到尽头,就会知道自己无能为力。这种体会我们都感同身受。最好的朋友背叛自己,女朋友说要分手,父母亲要离世,这些事情我们除了苦笑也无事可做,因为它们都不是求之在我。

当我们说命运,命运既是指对人生中无可奈何部分的体会,亦是指由此体会而生的无力感,一体两面。

或我应该相信,是缘份

人生就是如此的难过,但我们还能面对。儒家说以义安命,教人用最积极的态度面对命运的无可奈何,无论遇到任何困境,也都应尽力而为;希腊人就以戏剧来为人排解生命中的困难,用艺术带来的悲壮情怀消解人生无力感。戏中大圣爷不走这两条路,他选择的应对方式是放下。

人生总有很多执着。执是执起,着就是黏着,执着就是指对事物苦苦坚持。形像化地说,执着就是拿起并且死黏着而锲而不捨。这就意味了人的心灵不再开放,从此停滞于某一点,时时记挂,常常坚持,就好像一个盛满了液体的杯,不能再盛载其他的东西。正正因为不肯放下,结果就会与物相刃相靡,亦因为纠缠不清,所以生出很多苦难。女朋友要走,因为难忘,所以念念不忘;至亲已逝,因为渴望,所以常常回望,于是许多悲痛就从中而来。行尽如驰,不亦悲乎?

春三十娘(蓝洁瑛饰)和她师妹晶晶的仇恨就可以纠缠五百年,悟空也因为爱而超越时空。苦海翻起爱恨,说穿了还不过是执着二字。

从电影看哲学系列:大话西游说命途

要放得下就要看清楚执着只是愚昧。观世音问悟空是否真的不再留恋尘世间的事。悟空回答的不是留恋,也不是说不留恋,他是说:「无所谓啦。生亦何哀,死也何苦。」──「无所谓啦」这句广东话很难解释但却很是传神。「无所谓啦」就是指不再紧要了,说来总感觉洒脱。

悟空说:「以前我是用肉眼去看东西,但就在我死了那一剎,我开始用心眼去看东西。所有东西,原来真的可以看得前所未有般清楚。」如果看清楚就会知道执着其实最后还是执着不了,执着只不过是蠢人自寻烦恼的游戏。悟空以为自己爱的是晶晶,上天却要他爱紫霞,他可以选择吗?春三十娘与晶晶的仇恨难道又是理性可以解释的吗?无所谓啦。生和死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,又有什幺值得坚持。人生亦有很多事情非我可以改变,与其执迷不悟,不如等闲笑对。莫若以明。

悟空在结尾上了夕阳武士的身,代他深深的吻了痴情女子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悟空也希望可以留下,当一个敢爱又敢恨的夕阳武士。要是他不在意,那他就不必多管闲事,帮他们一把。只是他今生注定有任务在身,吻了还得上路。悟空最后一路西去,黄沙连连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大圣爷也许心里悲伤,但他一路还是走得潇洒,因为他没有再把这一吻放在心上──感而不滞。或我应该相信,是缘份。

从电影看哲学系列:大话西游说命途 结语

最后,我想略为改动唐君毅先生在《人生体验之续篇》的一段话作结︰

从前现在过去再不来,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,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。那又如何?

注︰原文如下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