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失恋阵线|海苔熊:最闷的不是失恋,而是失恋却说不出口

浏览量:620 时间:2020-07-25阅读:101点赞:167

男子失恋阵线,邀请你说出一直不敢说的真实情绪,敬失恋,也敬自己一杯。作者海苔熊从心理学出发,给你三个建议,拥抱自己的情绪。

很多人是因为我开始写感情的文章认识我,这 10 年下来,写了各式各样的失恋故事,回覆了 100 多首的点歌,甚至还弄了失恋花园网站,只要在网路上打我的名字,后面就会自然出现失恋,搞得我好像要失恋一辈子一样 XD。

故事的开始,10 年前的一场失恋

然而这一切的一切是怎幺开始的呢?坦白说,要从 10 年前的那场失恋开始说起。当年她离开丢下了三个理由,最后一个是「没感觉了」,所以有了我第一本书《在怦然之后》,整本书有一半以上的篇幅其实都默默的在谈「怎幺感觉会没有了」这件事情,但很少人知道,当年的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疗伤,我躲到研究和理论的背后、用很多很多的方法来解释,像个实验者一样假装一切不关我的事,直到这样的方法没有用为止。(到这里看完整的故事:所有的选择,都是有意义的)

过了两年,我在几段关係当中浮浮沉沉,有一搭没一搭,曾经有几个考虑过要在一起,但一想到「所有的在一起,最终都是分离」[1],要到承诺的时候总是扭扭捏捏,或许也是害怕如果承诺就同等于失去自由,就卡在暧昧里面[2]。反覆之间,伤害了很多人,也受过很多伤,一路上跌跌撞撞,恐惧和罪恶感变成了我的囚场。

又过了几年,好不容易爱一个人爱到无可自拔热情如火,但大脑里面的理论 A 跟我说这是热恋期的典型现象[3],理论 B 告诉我这是恋爱激素的作用一切都是幻觉[4],理论 C 告诉我对方的原生家庭非常悲惨,如果真的在一起之后两人也有很高的机率会重蹈覆辙[5-7],理论 D 告诉我倘若我还没有修复自己「逃避依恋」的状况,不管跟谁在一起都难有好结果[8-9]。所以,我有意无意的逃离亲密,这样的逃离终于让她发现,两人也渐行渐远。俗话说自作孽,不可活,就是这样吧?

此时,一个嘴贱但经常一针见血的朋友跟我说:「跟你谈恋爱好累,与其说是爱情专家,不如说是爱情钻牛角尖家(到现在还觉得他这个比喻非常传神),你看起来用很多的理论,说穿了只是在为自己的恐惧背书而已。」

当时虽然有一种「可恶⋯⋯」(howhow 语气)的感觉,但觉察和改变之间往往还有一段距离,所以真正开始比较稳定的关係,是在我开始唸谘商之后。

男子失恋阵线|海苔熊:最闷的不是失恋,而是失恋却说不出口
图片|来源

不要拿标籤当作恐惧恋爱的藉口

「小花,我倒想看看你到底要拿『逃避依恋』这个词来保护自己多久。」[10]某次我们在上婚姻课程的时候,老师 E 直接戳破我的防卫。

「你家后面有一架直升机,只要触碰到你的感觉,就会随时想逃跑。但我们这堂课,就是不允许你逃跑!」上实务课的时候,老师 F 发现我每次固定的模式,我在课堂上当场脸红。

此外,我也开始去「被」谘商。过程中,我换了几个治疗师、谈了几次不同的主题,都发现所有对于感情的恐惧都指向同一个核心——我害怕接触自己的情绪,害怕碰到之后,会一发不可收拾。久了之后,我也不知道该怎幺样表达、怎幺样跟人亲近。那时,我觉得自己很弱,因为身边的谘商师同学们,每一个人都可以用 10 个以上的形容词来形容「闷」或者是「难过」的情绪,我却连自己的感受都不清不楚,直到某次和一群哥儿们喝酒,才发现我并不孤单。

说不出口的最闷

「哎呀,有些苦是真的没有办法说啦,说了也没有人会懂。」G 说
「干嘛这样,好兄弟有什幺事情就说出来,大家一起解决!」H 说
「我昨天在我女朋友手机里发现他跟别的男生亲密的照片⋯⋯」G 说
「真假!绿绿 der~」I 说
「哪个混帐,我们兄弟一起去解决他!」H 说,想也知道是玩笑话。

好歹我也是唸了几年的谘商,我正打算要开口同理说「靠,那你一定很错愕吧!」的时候,J 说话了。

「哎呀,算了啦放生就好别想太多,来,喝!我先乾为敬!」于是我那句话吞到肚子里面,跟大家一起举杯了。

在那场聚会之下,我终于理解男人们的苦闷其实并不是说不出口,而是碍于种种性别刻版印象的压力之下,痛苦的一方不会表达,陪伴的一方不知道如何问话[11]。长期以来大家都如此辗过自己的伤悲,失恋就喝酒、分手就打 LOL,哭哭啼啼的被说是娘炮,藕断丝连的被说是没小鸟,但这所谓的「男子气概」充其量只是把悲伤掩盖,藏在底下的焦虑,仍然像是操练后的裤裆一般,闷闷 der 充满种种黏腻。简单来说,隔离情绪虽然有很多种理由,但如果从男子气概的角度来看,或许我们真的困境是:

  • 缺乏情绪觉察: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,要哭等事情做好再哭,可是当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工作上面,长期缺乏对自己情绪的照顾,等到下次悲伤的时候,可能连自己悲伤都不清楚。这个悲伤可能化成咬指甲、物质滥用、网路成瘾等等,用别的刺激来压抑没有被看见的焦虑[12-13]。

  • 缺乏情绪词彙:从小被训练男儿有泪不轻弹,长大之后变成就算有眼泪也没得谈,可能会想哭、可能会鼻酸,但却没有好的词彙去描述自己的心酸[14]。

  • 缺乏情绪伴侣:一如前面所看到的,男人们被期待「有能力」[15] ,聚在一起遇到问题,往往是以「解决」为主,当事情没有办法解决,并不会安抚情绪,而是用喝酒或搞笑来逃避。不巧的是,感情里很多事情是只能理解不能解决,那天的啤酒聚会,只要有一个人能够试着去理解 G 的感受,不用解决、也不用搞笑,或许他的苦就能够被看见。

    自己看不见自己的伤悲,看见了却无法描述这个伤悲,描述了却没有人愿意懂这个伤悲,三个层次的挫折,也难怪我会躲进那个没有感觉的壳,假装什幺事都没发生,然后逃避再和任何人建立关係——直到我们遇见了一位伴侣治疗师。(推荐阅读:超科学失恋复原指南:失恋的心痛,是真的)

    你可以继续逃,偶尔停下来就好

    刚跟现在的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我也是充满了种种的担忧和害怕,所有前面提到的恐惧都排山倒海而来,我怕自己不够好、怕这段关係不好、怕东怕西,把两个人都搞得惨兮兮。所以我不想要再重複以往的套路了,所以就两个人一起去做伴侣治疗,过程中当然是千辛万苦,其中有一次我印象特别深刻。

    那一次我们又因为「我想要更多自己的空间,但她想要更多相处的时间」而吵架,治疗师试着深入我们的议题,要我们一起尝试去面对那底下的情绪,我实在是太抗拒了, 就和治疗师呛起来:

    「你知道有 76% 的逃避依恋是很难改变的吗[9]?我现在就是想要继续逃跑,难道不行吗?」

    霎时间,空气好像全部静止,我感觉心里面有一个螺丝好像悄悄地在鬆动,那时候我还没有办法感觉到那是什幺,眼泪就自己掉了下来。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三个人在治疗室里面都没有说话,然后时间到了,女友预约下一次的时间,我们魂不守舍地离开治疗室,驾车回家的路上,一手握着方向盘,才渐渐比较懂刚刚的感觉。

    那种感觉叫做「被允许」。

    一直以来,男人经常被教导不可以停留在情绪上面太久才好,既然逃跑成性,要停下来谈何容易?可是现在眼前有一个人告诉你,你可以不用改变也很好,但同时也允许你可以停下来,这样的一种允许,勾动了内心深处的一个钟摆,从那天以后,很少造访我的眼泪,竟然一直一直来。儘管我们相处还是有很多的问题、独立与依赖依然拉扯我们的关係[16],但在那次治疗之后,我是第一次感觉到和内在的自己真正相遇[17]。

    男子失恋阵线|海苔熊:最闷的不是失恋,而是失恋却说不出口
    图片|来源

    成为自己的情绪伴侣

    一个人最重要的关係,是和自己的关係[18]。

    后来有读了叙事治疗、荣格分析、各式各样不同的谘商学派和理论,有时候都是用不同的语言在说同样一件事情,当我们能理清自己的思绪、接纳自己的黑暗、温柔的看待自己的故事,或许什幺也没解决,但却接住了自己。

    十年之后,当我重新再看这十年来感情上的起起落落,终于才明白,有时候情绪伴侣是可遇不可求的,不论你有没有一个可以倾听的对象,不论你目前是单身还是有伴,你都是自己最好的情绪伴侣。当你愿意贴近自己,或许还无法完全不逃避、或许还怀抱着种种的恐惧[1],但光是这样的一种勇气,就足以让你找回最宝贵的东西。

相关文章